在寶玉挨打後,眾人跟隨著賈母都去看望賈寶玉,這個時候就在閒聊,薛寶釵就十分恭維的說「鳳丫頭憑她怎麼巧,再巧不過老太太去。」賈母聽了很高興,就對薛姨媽說「提起姊妹,不是我當著姨太太的面奉承,千真萬真,從我們家四個女孩兒算起,都不如寶丫頭。」這句話就引出來一個問題,第一,賈母是表揚薛寶釵呢?還是諷刺薛寶釵?第二,這四個女孩都包括誰?

從正面的角度來理解,賈家的四個女孩,自然是元、迎、嘆、惜四春。如果賈母說的四個女孩,都不如薛寶釵,那麼對薛寶釵而言是一種諷刺,因為裡面有元春。元春此時已經是皇帝的妃子了,哪有皇帝的老婆不如一個商人的女兒呢?但是正因為是賈府的女兒,去宮中作女史,然而又被皇帝選成妃子了。這肯定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,但是薛寶釵上京的目的是什麼呢?是上京待選,書中沒有交代薛寶釵什麼時候落選,但是沒有交代就是一種交代,說白了沒有選上,有人分析出,薛寶釵怒斥寶玉說「我倒像楊妃,只是沒一個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楊國忠的!」從此出可以看出薛寶釵性情大變,完全沒有往日的大度,可知她落選了,寶玉偏偏又用妃子的稱呼形容打,讓薛寶釵覺得顯然是諷刺她沒有選上。當然這只是一種分析,同理,賈母說「四個女孩」皆不如寶釵,如果包含元春的話,那麼就是諷刺薛寶釵。表面上自謙的說我們家的女孩不如你,實際上呢,我們家的女兒是皇妃,而你算個什麼東西。這是一種理解。

我個人不反對上面的一種理解,但是我更傾向於另一種理解,賈母嘴裡的「從我們家四個女孩兒算起」不包括元春,因為元春已經出嫁,何況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,元春已經是外姓人了。最重要的是元春是皇帝的妃子,賈母見了還必須行國禮,從等級上來說,元春已經高於賈母,她怎麼能評價皇帝的妃子不如薛寶釵呢?這屬於大不敬的語言,所以我認為賈母嘴裡的「四個女孩」不包括元春,除去元春外,還剩迎探惜三春被賈母教養,但是不要忘了,林黛玉父母已亡,此時賈母是她的監護人。她自然也成為了賈府的人。從後文中的抄件大觀園一回中就可以看出,鳳姐沒有讓抄件蘅蕪院,理由是怎麼能去抄件親戚去?但是瀟湘館卻沒有例外,因為在王熙鳳看來,林黛玉已經是賈府的人。故而賈母說的「四個女孩」應該指的是迎探惜外加林黛玉四人。表面上是表揚薛寶釵,但這是一個客套話,可實際上是把林黛玉歸納為自己人。在賈母內心還是愛黛遠釵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vz4850644的部落格

陌上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